资本冷却,泡沫破碎,二次元创业者须抱在一起才能扛过寒流

2019-11-26


身为一个喜欢追番的死宅,我常因为这些宝贵的二次元创业者还没学会如何自保而感到心塞。

〖 在媒体、数据平台、咨询公司推出的二次元∮报告加起来可绕地球N圈的现在,二次元企业要如何活下去依然是个问题,一批批动漫平台的接连倒下刺痛着二次元创业者们的神经。

一周前,B站大量影视视频内容下架,其中境外版权内容≈基本遭到“血洗”;一月前,A站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平台内的电影、电视剧等内容被彻底清空;今年年初,号称“最良心的追番平台”“布丁漫ωЪ画”宣布关停,其曾一度被认为是二次元领域最有潜力的创业黑马。

产品、技术、管理、变现环环存漏洞;“成也盗版,败也盗版”的带病运营难以留下真正流量;缺乏耐心的资本市场又让太多早期创业者不得不仓皇刹车。

虽然生长于国漫产业崛起的黄金时代,二次元创业的现在和未来仍然不算明朗。

低端散乱,产业升级迫在眉睫

被称为有95%死亡率的动漫行业一直面临着散、乱、小现状,数量上来了,质量却一直在拖后腿。

虽然有着充分的市场需求加上资本的▓大力扶持,但国内二次元行业与国外相比仍然有很大的差距。一方面,在动漫和漫画行业里大多是小工作室和画手自己在单打独斗,专业动漫人才缺失,培养模式的单一,初创公司对于技术∩和版权把控不严,这种低门槛也造成整个二次元行业“鱼目混珠”。

在十二栋文化创始人王彪看来,动漫行业里更多的是小工作室和画手自己在单打独斗。不必用太多时间去摸索商业模式,个人创作ↁ者和中小企业都可以进入,这种低门槛也成⊙为行业发展瓶颈。

曾在这个行业工作的张先生告诉记者,这类小工作室一旦老板的市场关系瓦解或创意枯竭,基本团队就要散了,熬不过3年。“±当时我们的工作室不到10个人,活来∮了就所有人一起上,老板负责市场,没人管营销。”一年半后,由于工作室的经营压力和超负荷工作让他选择离开。

这种业态下最先出现的问题ⓔ就是创意匮乏,这也导致了行业内跟风现象严重。例如,由于手游的利润高昂,很多企业“一窝蜂”进入后造成产品同质化严重同时形成大量的资源浪费。国内火爆一时≌的《2048》曾被指出模仿《Threes!》,《纪念碑谷◈》(Monument╣Valley⿰)也被指抄袭PSP游戏《无限回廊》(EchoChrome),同一赛◐道中抄创意、微创新、换皮案例层出不穷▅▆。

在动画方面也是如此。2009年,热播的《心灵之窗》被爆出和日本知名动画制作人新海诚的作品《秒速五厘米》,有人统计相似度达90%以上。2016年,迪士尼打造的《疯狂动物城》刷新动画电影票房的同时,国内一部《疯狂玩具城》与前者也是十分╱╲相似。

另一方面,整个行业的№规则、秩序、逻辑都没成型,缺⌒少的是优质完善的产业链和对于这个市场的正确认识,需要思考的是怎么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市场过渡到一个能够充分自由协助的市场。

“这是个需要规则制造者的行业,绘画、设计、生产、发行等各个环节都被打散了,从上○游到下游都没形成一套完整щ成熟的逻辑和秩序。”十二栋文化创始人王彪谈ξ到。

由低端到高端,由散乱到集结,整个行业的产业升级迫在眉睫。

资本冷却,二次元创业进入洗牌期 ·

在消费升级和国漫崛起的大背景下,为数不少的年轻一代消费者愿意为二次元文化和动漫情怀买单。

有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核心“二次元”用户规模达7000万人,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2亿人。这意味着每20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是▂▃▅▆█“二次元”重度粉丝,3人是轻度粉丝。更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以阴阳师、狐妖小红娘、非人哉等─━为代表的国漫优秀IP资源已崭露头角,《阴阳师》更是撑起了网易今年首季游戏收入破百亿。

纵观二次元行业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动漫∟内容制作、衍生品消费、正版代理和IP授权、COSPLA๑Y产业链收入、日本偶像声优变现等似乎ζ都成为了市场兴奋点。近日,动漫手办公司ACTOYS刚刚宣布获得华创资本千万级A轮融资;今年3月,二次元声音社区喵斯拉MissEvan(M站)完成由IDG资本、明势资本和零一创投投资的Ш数千万元A轮融资。

但这份美好的数据并没有将整个二次元产业带进黎明之前。

事实上,有限的受众人群正在让资本逐渐冷静。二次元本身还是“亚文化”,属于小↗众群体的小圈层文化,作品受众窄,想要突破次元壁“见面”是很难的事情≧。

同时,骨灰级的老用户群体,也成为了这些公司实现商业化的天然屏障,“粉丝的爱”绑架了平台,迫使其无法抓住广告和增值服务这两根救命稻草。时至今日,目前国内最大的二次元视频平台B站商业化进程依然缓慢,且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其次,则是“成也盗版,败也盗版”的带病运营难除。2015年,国内有6家动漫∪网站因版权问题关停,包括爱漫画、轻之国度、漫画帮、Popgo๑漫游BT站∥、动漫花园BT站、极影动漫等企业黯然退场。

“Everythingthathasabeginning,hasanend。”(有始亦有终)2015年12月,漫游BT突然宣布永久性┐关闭前只来得及给用户留下这一句话。

剩下的动漫平台为了存活不得不陷入挣扎,被动花大价钱去购买正版内容。比如B站曾正版引入了《第十届声优Awards大赏》,分别通过点播的方式放送了《大圣归来》、《万万没想到》、《哆啦A梦:大雄的日本诞生》等作品。这无疑在很大程度加重了本就无盈利的平台运营成本,但这份带给用户的“感动”具有多大的价值还不好说。

比起2015年、2016年二次元创业投资热潮,2017年已经到了要冷静下来计算盈亏得失的时候。如果找不到好的商业模式,大量公司因资金链断裂面临倒闭将成为必然。

抱团取暖,深耕产业链才能活下去

⿺ 7月23日,哔哩哔哩弹幕网(B站)董事长陈睿就B站影视剧大规模下架问题作出了回应。陈睿称,B站近期影视剧下架是一次自我审查,纯粹是对于内容运营的策略性调@整。

相比A站更显滞后和被动的表现,B站始终稍微“硬气”一些。除了其本身体量是A站的近8倍۩以外,更在于其花费今年时间苦心经营的全套动漫产业链已初见眉目,这一轮境外剧下架风波还不足以让其伤筋动骨。

QM在2017年Q2发布的报告中指出,24岁以下年轻人偏爱的APP中,B站排名第一,超过了王―者荣耀。这份流量价值赋予了B站天然的营销发行优势,2016年以来B站就参与联运了《阴阳师》《崩坏3》和《๑少女咖啡枪》并代理了《Fate/GO》等二次元ↆ手游。

同时,仔细观察B站的投资布局就会发现,陈睿早已开始关注衍生品市场在全产业链运营模式趋于成熟中的爆发潜力,致力于团结泛二次元上下游。通过“天眼查”检索后可以看到,B站47条对外投资记录几乎覆盖了二次元行业整条链条,涵盖动漫新闻资讯σ、动漫设计制作、内容互动平台、二次元产Ψ品开发运营#等。

具体的投资组合包括动画漫画制作公司绘梦动画、翼下之风、海岸线动画等;二次元声音内容分享平台M站、优他动漫;以及展会方面的ComiDay、ComiTime、米漫等二次元行业细分领域企业。

随着腾讯投资B站,阿里收购优酷土豆间接入股A站,巨头的加入使得二次元领域硝烟再起。但在一۞۞系列角斗中☺☻,B站这些现在看起来赚不到什么钱的投资布局,不仅可以延长自己的生命线,更延伸了“文化价值取向共识”的社区价值。不久的将来,这份价值也将会直接转化成生产力。

有家底的死扛,没家底的“饿死”,国内二次元产业走向成熟的路还有很长的一段要走,如何活下去成为了重中之重。可想而知,谁能率先从IP的设计、研发,到中下游的生产、宣传、发行、销售完成全产业链深耕,谁未来将收获爆发性收益。

在经历了这次下架整改风波以后,这些小而美的二次元创业者应该有所警觉,整合资源,抱团取暖,联手规避风险,这样才能把产业做大。从这点出发,B站确实为我们树立了榜样。